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女人和权势让曹丕曹植相煎太急
发布时间:2016-5-17 15:24:04

      想当年,曹丕与曹植的关系很铁,名符其实的亲兄弟,哥俩经常和一批文友游玩饮宴、舞文弄墨,惬意之极。曹丕还曾专门写过一首《于玄武陂作诗》记述这段“忘忧共容与,畅此千秋情”。后来,咋就兄弟翻脸“煮豆燃豆萁”了呢?

      官渡之战,袁绍败得一塌糊涂,逃回老窝冀州,曹操率军一路追杀,袁绍一命呜呼之后,他那几个不争气的儿子为争夺继承权而窝里斗,结果被曹操各个击破,曹军攻入冀州,杀得狼藉一片。年方十八的曹丕也在军中,他持剑闯入袁府,见两个妇人在抱头痛哭,估计是袁绍家属,正打算杀了完事,却发现一位妇人“玉肌花貌,有倾国之色”,曹丕为之神魂颠倒,急忙英雄救美说,你们别怕,俺爹是曹丞相,俺可保你们不死。美妇人叫甄宓,袁绍之子袁熙的老婆,倾巢之下,看到了救命稻草,也只好抓住不放,又见曹丕一表人才,就嫁给了曹丕。
      甄氏不但美若天仙,而且文采也很好,曹丕恨不得终日厮守,无奈公务缠身,陪伴甄氏的时间并不多。曹植小曹丕五岁,尽管当时还是毛头孩子,却非常喜欢嫂子,整天陪伴甄氏左右,时间久了,就暗恋上了嫂子。这事恐怕瞒不过曹丕,常言说,家丑不可外扬,曹丕只好以忍为本。

      估计这事儿肯定给哥俩的感情带来伤害,当然,把他们推向水火不容的真正原因是王储之争。曹操为寻找“诸儿中最可定大事”者,确实煞费心机。众多儿子中,最让曹操欢喜的称象 神童曹冲,可惜十三岁那年病死了;长子曹昂也很优秀,但在宛城战死了。其余的儿子中,曹丕、曹植纳入了曹操的视野。
      曹昂死后,曹丕升为长子,如果按照“立长不立幼”的传统观念,当立曹丕。曹丕的优点虽然很多,但有些憨厚,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挑起大梁;若论才华,曹丕当然比不过曹植,但曹植爱喝酒,嗜酒的人容易误事,不知道将来会不会闹出乱子。曹操觉得自己离死还早着呢,不如对这两个儿子好好考察一番,然后再作决定。
于是,兄弟俩“相煎太急”正式开始。

      曹操喜欢作诗,经常和曹植一起舞文弄墨,甚是开心,曹植性情豪放,很和曹操胃口。曹丕落了下风,就在细节上做文章,曹操一出征,他就跪在地上哭,曹操问他哭什么,他说担心父亲的安慰,着实让老曹感动了一把;曹丕知道父亲节俭,就穿带补丁的衣服、用破旧的床帐,更让老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一天,曹操把曹丕和曹植叫到跟前,命他们出城办事,其实,曹操早就给把守城门的士兵交待过了,无论谁都不许出城。曹丕到了城门口,被士兵阻拦,就回去了;曹植经幕僚杨修指点,在城门遇到阻拦后,大声斥责:“吾奉王命,谁敢阻当!”当场就把阻拦他的士兵杀了,然后出了城。曹操听说后,大为欢喜,觉得还是曹植有本事。
      一次,曹操让曹植带兵出征,头天晚上,曹丕把曹植请到家里,百般劝酒,把曹植灌得酩酊大醉,第二天早上酒还没醒,竟然把带兵出征的大事给耽误了,曹操对曹植大失所望。
      曹植也动起了脑筋,他把曹操可能询问他的问题统统罗列出来,找人讨论出最佳答案,然后背得滚瓜烂熟。曹操一提问题,他马上对答如流,曹操又是高兴得很。曹丕听说后,急得抓耳挠腮,重金收买了曹植的门人,把考题和答案全部偷了出来,交给曹操,又让曹操转喜为怒。
      就这样,哥俩掐呀掐,就没消停过,到底谁在煎熬谁,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曹操一直举棋不定,直到回光返照时才对近臣说:我虽然很喜欢曹植,但他有些华而不实,又嗜酒误事,不能立他;曹丕笃厚恭谨,你们就辅佐他吧。

      曹操死后,曹植不来奔丧,曹丕派使者前往问罪,曹植却傲慢地坐在酒席上动都没动,部下丁仪、丁廙兄弟一边畅饮还一边骂骂咧咧:我们主人聪明绝顶,本应继承王位,而且先王也打算立他为世子,但先王受奸臣蛊惑,我主才没被立,难道朝中大臣都瞎了眼吗?先王尸骨未寒,你们又来问罪,真是不像话!一通斥责后,曹植这才发威,命武士将使者乱棒打出。使者回去向曹丕一说道,曹丕大怒,便派兵拿了曹丕一帮人。
      曹丕的母亲卞氏恐怕曹植的性命不保,赶紧替曹植求情,曹丕说:母亲不必担心,我也非常爱惜曹植的才华,怎么会处死他?但是,必须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弟弟。这才上演了哥哥逼弟弟七步成诗的一场戏,当曹植吟出“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之后,曹丕潸然泪下,他深有感触,自己也曾被“相煎太急”过,那种滋味实在不好受。弟弟的所作所为虽然国法难容,但手足之情也不能丢,于是把曹植贬为了安乡侯。

      事情到了这里,该结束了,可是还没完。
      曹丕做了皇帝,封甄氏为妃,不料,在后宫争斗中,甄妃成了牺牲品。甄氏死的那年,曹植入朝见哥哥,一见侄子就想哭,见了嫂子用过的物件就难受,曹丕明白弟弟的心思,就把甄氏用过的遗物玉镂金带枕送给了曹植。
      曹植回去后,睹物思人,写下《感甄赋》以寄托哀思。哪有把对嫂子的恋情写成文章的道理?这让皇帝哥的脸往哪放?特别是对甄氏的描写,简直细致入微。身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头发:若轻云之蔽月,若流风之回雪;腰身: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脖子: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脸庞: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神态:仪静体闲,柔情卓态。曹植咋就知道得那样细致?使人不得不产生诸多猜测。
      曹丕读这首诗的时候,不知道是否又会产生“煮豆燃豆萁”的煎熬感。后来,曹丕和甄氏之子魏明帝曹睿即位后,实在看不上去,就把《感甄赋》改名为《洛神赋》。
为了女人和权势,同窗成仇,朋友反目,同室操戈,兄弟相残,“煮豆”时往往燃的是“豆萁”,“相煎太急”的人何止曹氏兄弟?

作者:许昌县政协  韩晓民

 

来源:许昌县委统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