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理论政策
学儒家廉政思想育统战廉政文化
发布时间:2016-4-18 15:01:25

      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发展历程,形成了许多优秀的文化传统,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廉政教育资源。儒家思想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思想,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其理论贯穿了整个中国古代历史,并继续影响着我们的现代生活。其中深厚的廉政思想,作为弥足珍贵的思想和文化资源,为当今廉政文化建设提供了充分的营养。按照唯物辩证法的要求,整理、借鉴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原则,对儒家廉政思想的丰富遗产与时俱进地加以扬弃,对于培育丰富新时期新阶段统战廉政文化,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儒家廉政思想的丰富内涵
      儒家创始人孔子以及孟子等历代大儒,可以说是廉政思想理论的倡导者,也是廉政文化的实践者。孔子所谓的“仁者爱人”、“修己以敬”、“修己以安百姓”、“礼,与其奢也宁俭”等主张,孟子提出的“君民同忧乐”的民本思想,都包含了丰富的廉政思想。而“大臣法,小臣廉,官职相序,君臣相正,国之肥也”则是儒家廉政思想的集中体现。突出表现为“三为”思想。
      1.为政以德的思想。以孔子为代表的历代儒家人士,从“政者,正也”的立论高度出发,提出了一系列为人、为官、为政的原则和规范,形成了博大精深的为政以德的儒家廉政思想。孔子认为“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后世的孟子、荀子、朱熹等儒家代表在此基础上也都分别作出过阐述。简而言之,主要呈现出四个特点:一是丰富。基本上涵盖廉政、勤政、正义、忠诚、诚信、爱民、慎友等各个方面。二是深刻。提出了慎欲、慎言、慎友、节俭、明察等理念。三是寓意深远。认为“正”不仅是一种义务,也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方法。“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四是多角度阐释。在廉政方面要求“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行己有耻”,即人不要做出令自己感到羞耻的事情。孟子说,“人不可以无耻”,又说“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表达了不廉即为耻和知耻即为义的思想。
      2.为官以廉的思想。“廉”作为为官者之品德(官德或政德),有清正、俭朴、明察等多重涵义。专讲古代礼制和官制的儒家经典《周礼》对官吏之廉德有一个很全面的说明,即所谓“六计”(从六个方面去考核):“一曰廉善,二曰廉能,三曰廉敬,四曰廉正,五曰廉法,六曰廉辨。”就是说,一个官员必须具备善良、能干、敬业、公正、守法、明辨是非等品格才算“廉”。朱熹认为,廉洁是为官从政者必备的一种基本的德性,他指出:“如今做官,须是凭地廉勤。”(《朱子语类》二十七)《牧鉴》引朱熹语说:“守官只要律己公廉,执事勤谨。昼夜孜孜,如临渊谷。”
      3.廉政为民的思想。廉政,归根到底要通过“为政者”的清廉体现出来。为政者在运用权力进行“为政”的过程中,在每个环节上都做到清廉,也就实现了廉政。没有为政者的廉洁,廉政便无从谈起。关于“政”,儒家创始人孔子有个很好的诠释。他在回答季康子问政时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论语·颜渊》)。把为政清廉作为政德的主要内容,这里的“正”,既有公正之意,也有正派之意。就是说,政治的根本要义就是公正无私、光明磊落。如果执政者带头做到公正无私,那么下面的官员就不敢以权谋私了。孔子以后,儒家这套政德思想在不少思想家那里得到了进一步的发挥。孟子提出了要“仁民”,行“仁政”的政德思想,主要内容就是为官者要关心老百姓疾苦,热爱老百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为政清廉不仅自身廉洁,还要关心老百姓疾苦,为民兴利等。荀子提出了“富国裕民”的治国思想,认为“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     
      二、儒家廉政思想与统战廉政文化的关系
      孔子创立的儒家思想对中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儒家以“礼义廉耻”为准则的政治文化,是以廉德为核心的廉政文化,是中国古典政治中廉政文化建设的发端,同时,也蕴含着统战廉政文化建设的一些内容。
      1.儒家所推崇的“仁爱礼和”思想蕴含着统战廉政文化的方法论。孔子提出:“为国以礼”。即认为统治者必须做到“仁爱”,而且要具备五种美德:“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论语·尧曰》认为,统治者只要做到为国以礼,为政以德,那就会像北极星一样,群星环绕之,百姓就会听从指挥,服从治理。孟子继承和发扬了孔子的“仁爱”思想,进一步指出了“仁政”。主张从统治者开始,要把公利放在前,把私刑放在后,强调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提倡见利思义的价值取向和先人后己的互助精神。我们做统战工作也是一样,“仁爱”是我们统战干部必须具备的操守,要以“和为贵”的立场以及“仁为教、仁为爱、礼为国”的原则来做好统战工作。
      2.儒家所崇尚的“以民为本”理念蕴含着统战廉政文化的人本观。孔子曰:“恭、宽、信、敏、惠”,即统治者必须做到宽民、惠民和教民。孟子曰:“民为贵、君为轻”,即凡治国者,必先安民,认为得民心者得天下。孟子又从“重民”思想出发,猛烈抨击了那些不顾人民死活的暴君与暴政。同时还进一步提出了:“乐民之乐、忧民之忧”的民本思想。儒家宗师董仲舒再曰“天之生民非为王也,而天立王以为民也。”特别强调当权者要体察人民的疾苦。总之,德治文化的恤民、爱民、重民思想象一条红线,始终贯穿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中。儒家所崇尚的“以民为本”理念蕴含着统战廉政文化的人本观,做好新时期、新阶段、新形势下统战工作,必须牢固树立以人为本的理念,主动出击;名为统战服务对象所想,利为统战服务对象所谋。
      3.儒家所倡导的“修身正已”品德蕴含着统战廉政文化的自律观。儒家坚持把官吏的道德自觉和克已修身看成是实行德治的首要前提。在他们看来,国家各级官吏品德的优劣,直接决定着社会的方方面面,决定着社会的进步发展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儒学提到:欲治国,必先正百官、立官德。孟子主张为官者为政也,为政者须“慎独”。即统治者要通过自我省察、自我克制来提高道德修养,在无人知晓,无人监督而又有机会谋私利的条件下,也能严于律已,做到人前人后一个样,顺境逆境一个样。“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则进一步强调了人要自觉克制自己的各种不良欲望,不断反省哪些行为超越了“礼”的规范。因此,儒家所倡导的“修身正已”品德循循告诫各级官吏包括我们统战干部要修身正己,廉洁自律。我们服务对象有工商业者、非公经济业主、新阶层人士等等,面临着腐败风险,统战工作的特殊性,要求我们只有增强自律意识,修身正己,才能拒腐防变。
      4.儒家所重视的“道德教化”作用蕴含着统战廉政文化的教育观。儒家思想认为通过家庭道德教育、学校道德教育和社会道德教育,把社会的道德行为规范转换为人们的内心信念和道德良心,使人有良好的个人品质和高尚的道德情操,从而才能正确处理、调整好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孔子认为社会在于教化,人民在于引导,只要用礼和德来教化整个社会,那么整个社会就会明白犯罪是行恶,人们就会自觉地纠正恶行。孟子说:“善政,民畏之;善教,民爱之”、“善政得民财,善教得民心”,认为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心。董仲舒也建议:“立太学”,进行仁义道德的教化。因此,儒家这种推重教化来规范行为、品德的思想,对我们统战干部现实党风党纪教育、从政廉洁教育仍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三、儒家廉政思想对加强统战廉政文化建设的借鉴意义
      当前,要加强统战廉政文化建设,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有效整合廉政文化资源,发扬中华民族优秀的廉政文化传统,增强统战干部的廉政意识,营造廉洁奉公、执政为民的社会氛围,使廉政文化建设与不断发展的先进统战文化和反腐倡廉的新形势相适应,实现统战廉政文化建设的与时俱进。
      (一)加强三项教育,引导统战干部树立廉政理念
       1.加强“身正”教育。孔子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意思是说,政府官员的伦理行为,昭示着社会的伦理导向,是整个社会道德的表率,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公仆意识,如果所有的统战干部都能真正把自己当作统战服务对象的公仆,就一定会得到群众的拥护;如果所有的统战干部都能像范仲淹说的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那么,各种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了。所以,我们是社会的一杆标尺,一面镜子,我们爱好什么,追求什么,对社会大众具有极大的暗示、导引和示范作用。这就要求发挥我们党的政治优势,加强对党员干部的思想政治教育,使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统战领导干部都树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牢固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地位观、利益观,能够经受住权力、金钱、美色的考验。教育抓好了,德治加强了,领导干部的思想政治素质和精神境界提高了,可以有力地防范和减少违纪违法问题的发生。
      2.进行“立志”教育。思想是行动的指南,崇高的理想和高尚的道德一旦树立,就会变成行动的方向与动力,就有明确的生活目标,就会远离腐败与堕落的陷阱。志向越高远,抵御腐败诱惑的力度就越强。孔子说:“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意思是说一个人,应该将遵行与发扬道义作为志向与目标,如果不是这样,总以穿不上时髦光鲜的衣服、吃不到山珍海味而觉得羞耻,这个人就不值得与他讨论问题,作朋友的资格也都没有。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修齐治平”的说法,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也就是古人所倡导的志。儒家之志乃“内圣外王”,内圣,就是加强自我修养、树立理想境界、磨砺坚强意志;外王,即是服务社会、管理国家、安定群众。怎样才能做到立志呢?王明阳说:立志就要“收放心”。一个人清心寡欲,矢志不渝,这是人心向上的最好状态。然而很多时候,人心是浮躁的,东追西逐,不知所至。所以,他说:鸡鸭放出去了还要收回来,更何况是自己的心!今天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 一些腐败的党员干部的良知却不知到哪里去了,就像放出去的鸡鸭牛羊,收回来难,也不想收回来了。所以我们要加强这方面的教育,倡导树立大志,做到干大事业要抗得住诱惑,耐得住清贫,守得住寂寞。
      3.重视“知耻”教育。耻辱,是对人的行为的一种社会评价,是对那些不履行社会义务、违背社会公德、违反国家法律等各种错误行为的否定、贬斥和谴责。孔子曰“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在国家兴旺之时,自己贫贱,说明没有为国家效力,应引以为耻;相反,在国家危难之时,你个人却发国难财而富起来,更是可耻。孟子说“人不可以无耻”、“羞耻之心,义之端也”。现在一些贪官殉私枉法,怕的是刑法,就是不怕羞耻两字。法网恢恢总有漏洞,道德自省无处不在,只是单纯依靠刑罚而忽略德治,而不去教育人们明德知耻,就不可能从思想根源上铲除腐败。古人说:“教人,使人必先知耻;无耻,则无所不为。既知耻,又须养护其知耻之心,督责之使有所畏,荣耀之使有所慕。督责荣耀,皆非所以为教也。”这又告诉我们,必须在社会上培养知耻明德的风气,重在教育与“督责”。胡锦涛同志提出的以“八荣八耻”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是对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与时代精神的精辟概括,明确提出了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形势下应倡导的道德观念和行为准则,为全社会提供了一个容易识别的具体标准。强调“知耻”,就是教育我们党员干部和社会大众孤立和反对腐败行为,形成不容腐败的社会舆论,为反腐倡廉提供公众性舆论支撑,占领和挤压腐败文化的生存空间。我们要通过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等共同构成完整体系,促成健康向上、知荣明耻社会风气的形成。
      (二)推进三德建设,促进统战干部树立仁爱思想
       要想“得”,先立“德”;没有“德”,何以“得”?;如何“得”,重在“德”;有了“德”,必能“得”。解决德的问题,就要重视统战干部的道德建设,促进统战干部树立仁爱思想。
      1.大力推进社会公德建设。中国传统文化向来强调“家国同构”、“群己合一”,追求“慎独”、“慎微”境界,做到“不食无主之梨”。坚持“慎独”,就是要在单独活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坚持正确的政治和道德信念,自觉地按照正确的道德原则去行动。坚持“慎微”,就是要从细微小事做起,防微杜渐,“勿以恶小而为之”。我们统战干部要做到自重、自省、自警、自励。“慎独”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们统战干部在社会生活和交往中通常会与许多陌生的环境和人相处中进行的,因而我们要注意公德,需要高度的自律精神去维系。
      2.全面开展职业道德建设。职业是社会分工的结果,也是每个人安身立命的基础。职业除了技能的要求外,更要有道德的要求,这就是职业道德。做官要有官德,经商要讲商德,行医要讲医德,从教更要讲师德……以德治国,重在“官”德。中国人有“以吏为师”的传统,如果“一二官吏如冰洁”,则必能“万千民心似水清”。因此,在职业道德建设中,我们领导的带头作用十分重要。我们要向中国古代就形成了不少医德规范学习。如“凡为医者,性存温雅、志必谦恭、动须礼节、举乃和亲、无自妄尊、不可骄饰”;还有“疾小不可云大,事易不可云难,贫富用心皆一,贵贱用药无别”等等。我们统战干部服务的对象、成份复杂,面临事物和问题经常具有不可预见性,发现和遇到新问题,千万不可一推了之或推诿搪塞。
      3.积极促进家庭美德建设。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单元。在中国古代的伦理道德中,向来特别注重家庭道德的教化功能。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成人”之道中,“齐家”既被视为“修身”的结果,又被认为是“治国,平天下”的起点。正是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中国古代才形成了以慈、孝、贞、敬、悌为核心范畴的极为丰富的家庭道德规范。当今社会,建设家庭美德,培育长幼亲情、邻里友情、夫妻爱情,应该当作“三德”教育的基础工程加以夯实。如果我们统战干部连基本家庭道德都不具备,家庭关系都处理不好,还从何谈起做好统战工作。

 

来源:许昌县委统战部